当前位置:主页 > 探索发现 > 正文

揭秘日本四大战争狂人的最终的下场?

编辑:奇闻趣事大全   来源:www.wh598.cn   时间:2018-04-01
二战日本投降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及中国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那些双手沾满中国和亚洲人民鲜血的日本战犯展开审判。为了逃脱正义之神的惩罚,那几位罪恶累累的战争狂人进行了末日来临前各不相同的垂死挣扎。那么这几位不可一世的人最终的结局又是怎样的呢?

 
1、东条英机自杀未遂被处绞刑。东条英机与希特勒、墨索里尼并称“战争三狂人”, 可以说是日本甲级战犯中的No.1。在1945年9月11日,盟军总司令部下达了逮捕战犯东条英机的“第一号命令”,盟军总司令部克劳斯少校携带麦克阿瑟签署的逮捕令,率美国宪兵赶到东条英机的私宅。东条英机看到院子外面的盟军警察(M·P)进入住所,便用当年希特勒赠送给他的瓦尔特自动手枪向心脏开枪。
 
其实在几天以前,东条英机曾让自己的私人医生在自己胸口的以及部位画了一个圆圈,希望以此躲过,可是却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左撇子的原因还是心脏畸形的原因,子弹打偏了,打到肺部去了。
 
克劳斯命美国宪兵把门撞开,发现东条英机仰躺在书桌前的摇椅上,左胸上方的伤口血流如注。克劳斯令宪兵维持秩序,自己急忙驾车去找军医。美军的救护车很快赶到,将东条英机送往野营帐篷输血抢救。
 
三个月后,伤愈出院的东条被直接送入了日本东京巢鸭监狱,1948年11月12日,战争狂人东条英机被远东军事法庭判处绞刑,12月23日被执行绞刑。
 
 
2、近卫文麿服毒自杀。另一位与中日战争有重要关系的显赫人物,是日本前首相近卫文麿。近卫用崇仰武士道的日本军人所不屑的服毒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1945年12月15日,近卫文麿接到了盟军总司令部的传讯。近卫本人当然也十分清楚,自己的下场将会与之前被捕的战犯相同。当天,他在私宅接到盟军总司令部的传讯时,他很平静地说:“请让我收拾一下,明天早晨我即去报到。”美国宪兵答应了他的要求。
 
16日凌晨1时,近卫走出书房,来到夫人的卧室,打开电灯,把夫人叫醒,要她把儿子叫来。当儿子进来后,近卫神情严肃地说了人生中最后一段话:“自中日事变发生后,由我所处理的政务之中,曾酿成若干错误。然而我不能忍受被捕及身受美国法庭审讯之耻辱。我尤觉对中日战争须负责任……”
 
1时40分左右,近卫回到自己的卧室,吞下了事先准备好的剧毒药丸。清晨6时左右,近卫夫人起床后,发现丈夫卧室内仍有灯光,觉得异常,连忙推门进去,见近卫躺在床上,已经死去。
 
 
3、阿南惟几切腹自杀。阿南惟几是主张“本土决战”的狂热的中坚分子,但他又是死心塌地效忠天皇的大臣。1945年8月14日,当天皇在皇宫防空洞中召开最后一次御前会议,决定投降之后,阿南惟几感到大势已去,当时他便决定自杀,也拒绝介错。
 
阿南惟几赶走身边的侍从,同时将房间的隔阂拉好便开始擦拭军刀。见军刀已经准备好之后就开始准备遗言。后来阿南惟几的内弟来了,他令侍从上了酒菜,他对内弟毫不掩饰自己想自杀的想法,而内弟对他的这一决心也未劝阻。
 
到了拂晓,阿南惟几换上天皇赐给他的衬衣,将遗言和儿子的遗像放好,然后将军刀刺入左肋骨下面的腹肌,把刀遽然向右转,割破胃脏,然后向上猛切。他完成了痛苦的剖腹自杀的规定程式之后,见自己仍然活着,便抬起右手,把匕首放在脖子的右侧,颤抖着寻找颈动脉的部位。然后他把匕首刺入颈部,颈部的血管被割破,但没有伤及动脉。他跪在地上左右摇晃,差不多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后来他昏过去,扑倒在地,失去了知觉,伤口还在流血,躯体仍在抽搐。
 
而他的内弟一直守候在院内,等他咽气。
 
早晨7时半左右,一位前来拜访阿南的军官找来了一名军医,给阿南打了一针,才使他得以平静地死去。
 
 
4、杉山元开枪自杀。1945年7月26日,美英中三国发表了《波茨坦公告》,对日本发出最后通牒,督促其立即投降。杉山元尽管主张顽抗到底,但面对天皇的投降决定无可奈何。8月15日,天皇裕仁在“玉音广播”中宣读了《终战昭书》,至此,日本法西斯宣告战败投降。
 
1945年9月11日驻日盟军总部公布了第一批日本甲级战犯名单,杉山元未列入名单中,但他自知无法幸免,于9月12日下午5时,在第1军总司令官室开枪自杀。当晚,杉山元的妻子,在得知丈夫自杀的消息后,在自己家里的佛堂,身着全白丧服,依照武士传统用短刀戳穿心脏自杀 。

 
(在补充一个)
 
5、谷寿夫伏尸雨花台。1946年初,南京军事法庭成立后,谷寿夫经驻盟军总司令部作为乙级战犯被引渡到南京,关押在国防部军法看守所内。
 
谷寿夫是南京大屠杀主犯,军事法庭在审讯谷寿夫之前,对其罪证进行了调查,经过数月的调查,掌握了大量的事实证据之后,于1947年2月6日对谷寿夫开庭审讯,庭址设在南京中山东路原励志社礼堂。
 
审判开始他百般狡辩,然后军事法庭出示了驻华大使新闻处实地拍摄的谷寿夫部日军暴行的照片,以及目击日军暴行的金陵大学美籍教授史密斯与贝德斯的证言;传讯了近百名受害未死的人出庭作证;放映了美国新闻处供给的实录照片,在庭审过程中,将被告谷寿夫押解到雨花台,面对法医和检察官事先带人发掘出来的万人白骨,当场指点被害者骨骸上的枪伤、刀伤。在对谷寿夫进行庭讯时,法庭上还陈列着几个被害者的颅骨。
 
谷寿夫在铁证面前,不得不承认他怂恿部队屠杀南京平民与俘虏的事实,表示愿对这次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负主要责任。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军事法庭对谷寿夫进行了六次庭审,最后于3月30日宣判。审判长石美瑜宣读了判决书,判处谷寿夫死刑。
 
4月26日上午,谷寿夫被军事法庭的宪兵押赴雨花台执行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