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创意沙龙 > 正文

完整版《权少的头号甜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编辑:奇闻趣事大全   来源:www.wh598.cn   时间:2020-01-09
小说《权少的头号甜妻》已上线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宅情文学】,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阅读全文哟!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据悉,一分钟前,云茂大厦安保系统神秘被黑,此次事故,对云茂股价影响极大……”
 
A城颇负盛名的云茂商城楼下,苏晚晚背着电脑包,一边看着手机上的新闻,一边蹦蹦跳跳地哼着歌儿,“今儿个真高兴呀,今儿呀么今个真高兴。”
 
“苏晚晚。”低沉冷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晚晚回头,就看到了面无表情看着她的权薄言。
 
她脚下顿了顿,尴尬笑着,“哈,哈喽啊,好巧哦。”
 
竟然在这儿遇到权少……可真倒霉!
 
“上车。”
 
苏晚晚有点想开溜,可是看到那瞬间合上的车窗,终究是不敢,慢吞吞挪了过去。
 
流年不利。
 
上车前,苏晚晚看了一眼站在车旁的刘特助,刘特助冲苏晚晚重重的摇了三下头。
 
苏晚晚再次认命。
 
打开车门,苏晚晚第三次感受到了命运的不公。
 
“权……权总。”
 
苏晚晚不敢看权薄言,思量着要不要干脆跪在车座上,这样或许权薄言能网开一面。
 
“你做了什么好事。”
 
权薄言的身子猛然靠近。
 
“我什么也没做,我……我路过啊!”狭小逼仄的车厢内,苏晚晚已经被逼的缩在角落里,她紧张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声音颤抖。
 
权薄言宛如优雅的猎豹,将领带松了,一只手,轻易把眼前的女人压在身下。
 
手中的领带,将苏晚晚的双手绑在身前,权薄言轻勾唇角,伏在苏晚晚的耳边,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来,“罚你。”
 
苏晚晚脖子一缩,想从权薄言的身下溜走,却被他轻易按住。
 
“我什么都没干!”
 
“干没干,还要我重复一次么?。”权薄言用手挑起苏晚晚的下巴,“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呢,嗯?”
 
苏晚晚想到自己刚才做的事情,有些心虚。
 
半小时前,她爬上云茂的顶楼,黑了云氏的安全系统。
 
云茂商城闪烁的灯光突然熄灭,整栋大楼瞬间一片漆黑!
 
商场的烟感报警集体报警,三秒后,开始疯狂洒水。
 
与此同时,广播站的歌莫名被切,工作人员还未反应过来,《好日子》就已响彻商场。
 
商城所有的灯,开始跟着《好日子》,疯狂踩点。
 
配合着烟感报警器的洒水,整个商场,就是灾难现场。
 
权薄言看着身下女孩儿精致的面孔,眼中神色变幻不定。
 
就在刚刚,他在云茂楼上谈合作。
 
谈判本来已经到了最后阶段,权薄言刚打算起身,收尾工作交给刘特助解决,偏偏云氏公司内部系统突然被黑客入侵,信息资源全面崩溃。
 
权薄言站在办公室的门口,看了一眼被烟感报警器浇湿的云国威,淡淡的吐出几个字,
 
“云总,集团的安保太差,三个亿。”
 
办公室的光很暗,云国威狼狈的站在办公室中央,根本看不清权薄言的表情,他满头虚汗,沉思了良久,才吐出一个字,“好。”
 
原本七个亿的生意,因为这次的事故,短短两分钟,缩水四个亿。
 
权薄言起身,收尾工作正式交给刘特助处理。
 
这件事的主谋,从行事风格来看,他已经知道是谁了。
 
去晚了,就让小丫头跑了。
 
权薄言素来了解苏晚晚的套路,果然给抓了个正着。
 
现在还在极力否认?
 
权薄言挑眉,小丫头开始学会撒谎了。
 
苏晚晚看着靠得极近的一张帅脸,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解释道:“云氏的大小姐云希老欺负小芙,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有仇必报是你教我的!”
 
小芙?林小芙?
 
原来是为了林家那个不受待见的私生女,才黑了云氏。
 
权薄言双眸微眯,“为了别人,竟然让我的袖口,被喷湿了,该不该罚你?”
 
苏晚晚浑身一个激灵,自己竟然撞到老虎的嘴里去了。
 
喜怒无常的权薄言对她素来严苛,这次是……又要挨打吗,可不可以下手轻一点?
 
苏晚晚想跑。
 
“想跑?”权薄言勾起唇角,“你试试看。”
 
是危险来临的信号弹。
 
苏晚晚退无可退。
 
一张俊脸在眼前放大。
 
薄荷烟草的味道侵入鼻腔,苏晚晚屏息凝神,樱唇惊异的微张,杏眸瞪大,看着不断逼近的俊颜,苏晚晚蹬着小腿,内心不断哀嚎。
 
咚的一声,苏晚晚的小脑袋本会撞在车门上,此刻却软软的砸在权薄言的掌间,免于受难。
 
修长的手指拂过苏晚晚的嘴唇,权薄言眼睛微眯,看着这姣好的唇形,以及淡淡的颜色,心底好像被什么东西柔柔的撞了一下。
 
下一秒权薄言单手扣着她的后脑,唇覆了上去,苏晚晚准备了一大堆讨饶的话,隐没在彼此的唇齿间。
 
权薄言旋即唇齿含住她的唇瓣,咬了下去。
 
苏晚晚所有的血液都向头部涌了上去,脑中像有个什么东西炸开了。
 
这可是她的初吻,他怎么可以又亲又啃的!
 
衣角被人撩起,一只大手探了进来,微凉,忽而覆上她胸口的浑圆。
 
苏晚晚二十年来一直秉承着‘男女授受不亲’的教育,哪里受过男人这番撩拨。
 
“权……薄言!”她心惊的推着他入侵的手,樱唇被咬的红肿,眼底是浸满水汽的慌乱。
 
“很好,苏晚晚,果然是翅膀硬了,连我的名字都敢叫了?”
 
权薄言眯着眼睛,一个在商海杀伐果断、手起刀落的主儿,明明说的漫不经心,但无形的压迫感已经逼仄过来,让苏晚晚心惊肉跳。
 
“不……不敢,承蒙您的‘养育之恩’,我就算是一孙猴子,说什么也翻不出您的手掌心啊。”苏晚晚眯起好看的月牙眼,狗腿的一把搂住权薄言的胳膊,笑着一脸谄媚。
 
权薄言对苏晚晚的确是有养育之恩。
 
五年前,她遭遇车祸,丧失记忆,再醒来时,高高在上的权薄言对她说:“以后,你就跟着我。”
 
他送她漂亮衣服,与她同吃同住,送她去最好的学校,享受最好的资源,苏晚晚有时候会产生一种错觉,权薄言对她甚至是宠溺的,但她对他,也只能是被允许称为“权总”。
 
未完待续...
 
关注微信公众号:【宅情文学】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
 
爱生活,爱阅读,阅读越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