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创意沙龙 > 正文

新书小说《重生永恒年华》全文免费阅读txt完整版

编辑:奇闻趣事大全   来源:www.wh598.cn   时间:2018-05-31
第1章
睡梦中的沈梅玲浑身痛的皱了皱眉毛,却在迷迷糊糊之际听到了那些话,那些让人她永远也不愿意去想的话。
 
她在想,她是不是就要死了,听说人死了之后,就会变成灵魂,那些灵魂有的会进入天堂,有的会下入地狱,她想,她应该是下入地狱吧。
 
想一想自己的人生,虽说没有十恶不做,可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可是,她的命为什么还是那么凄凉呢?
 
想到这,她的心一抽抽的,为那些年,她犯下的罪过忏悔着,也怨恨着,可是,一切已经迟了,都是她做出的果,理应让她尝到这些因。
 
也罢,希望自己下一世做一只小鸟,至少可以自由自在地飞翔,或者做一只小狗,至少,没有那么多的烦恼,每天还可以吃吃睡睡的,想到这,她的意识又陷入一阵无边无际的浩瀚中。
 
等到她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是被一阵小孩的哭声给吵醒的,伴随在耳边的是两个压低的说话声,这让她的心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心跳也跳的越来越快,但是,她没有张开眼睛,而是剧烈的颤栗了一下,站在旁边的两个女人只顾着说话,所以也没有注意到。
 
“这男人们都出任务了,嫂子您说这可咋办?”这是一位长得柔弱的女子,可是此时说出的话却让人感到很急促。
 
她旁边站着的女人年纪看起来有点大,只见此时没有好气的她皱了皱眉毛,望了一眼还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女人一眼,抱起一个看起来只有一岁多不停哭泣的孩子站了起来,满脸恼火的回道:“还能怎么办,凉拌!”
 
说完拍了拍怀里的孩子,一边哄着,一边没有好气的继续说道:“这帮女人就没有一刻消停的,这是什么地方,她们以为是菜市场。”话刚说完,怀里的孩子哭的更厉害的,有点上气接不到下气的模样。
 
坐在椅子上女人连忙接过她怀里的孩子,愁眉苦脸的再一次望着躺在床上的女人一眼,嘴里念叨着:“沈梅玲你赶快醒过来吧,再不醒过来,你们家的孩子就惨了。”
 
沈梅玲听到她们说话的内容刚刚紧紧攥着的手一下子就放开了,倏地睁开了眼睛,望着眼前的一切,她的心理除震惊之外,更多的却是惊喜,她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回到这里?
 
她还来不及考虑这些问题,耳畔婴儿啼哭的声音让她感到心一阵抽痛,只是她刚刚从床上坐了起来,让站在她旁边的两个人女人吓的够呛。
 
原先皱眉的女人拍了拍胸口,一脸惊魂未定的说道:“醒过来也不吱一声,差点把人吓死。”
 
抱着孩子的女人更是脸色苍白,要不是怀里的孩子一直哭着、闹着,她这会吓的肯定跑出房间。
 
她不管在场的两个人女人态度如何,不管自己还眩晕的脑袋,而是从刚刚那柔弱的女人手里接过还在不停啼哭的孩子,拍了拍他的后背,哄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边哄着孩子,她的眼泪‘大把大把’的掉落下来。
 
沈海玲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场让她感到痛苦万分的梦,可是,当她看到不停哭着、闹着的孩子,她一下子就惊醒了,她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孩子在想,如果这是一场梦,那就永远的做下去,永远也不要醒过来。
 
“我说,你先不要哭了,既然你醒了,还是想一想怎么和人家姑娘道歉吧,不然老卫回来,谁也保不了你了。”年龄比较大的女人一看到沈梅玲抱着孩子在哭,就很不耐烦,明明是自己做错了事,还有脸在这里哭,要不是她家男人出门交代她要帮忙看着,她也懒的去摊这浑水。
 
沈梅玲怀里的孩子往她怀里供了供,在她轻轻的轻拍中,闻着她身上熟悉的味道,甜甜的进入梦乡了,这时候的沈梅玲把孩子小心翼翼的抱上床,拉过被子轻轻的帮他盖上被子,擦了擦眼角喜悦的泪水,这才转过身,有空打量眼前两个女人。
 
二个女人年龄都在二十、三十几岁之间,长的比较柔弱的女人,梳着两条辫子,穿着碎花式的连衣裙,脚上是一双白色的布鞋,此时露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盯着她看。
 
而站在她旁边的女人则是穿了一身白色衬衫,绿色的裤子底下穿着一双亮蹭蹭的皮鞋,留着短头发,在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生的气质,明显让人感觉到她是一名军人,而此时的她正一脸平静的看着沈梅玲,可是沈梅玲还是从她眼中感觉到一闪而过的不耐烦与怒火。
 
沈梅玲望着她们露出迷惘的眼神,倏地,她浑身一颤,看着她们年轻了好几岁的容颜,不确定的问道:“今天是几月几号?”
 
长得比较柔弱的女人脸色一白,拉了拉旁边女主的衣袖,低着头慌张的说道:“坏了,嫂子。她好像有点不对劲。”
 
旁边的女人抽开她的手,呵斥道:“少神神叨叨了,我刚刚都说她只是皮外伤而已,哼,沈梅玲你装的那么像,也不能逃避责任。”
 
沈梅玲可是不管那么多,她转过身,看到白色墙上挂着一本日历,慌慌张张的趴过去,一看到上面的日期,她又是笑接着眼泪无声的滴落下来了,虽然这件事很匪夷所思,可是,她居然回来了,回到这一年,哈哈……
 
“你怎么了?”长得比较温柔的女人终究比较心软,看到她这一副模样,忍不住担忧的上前问道,而后面的女人则是显得很不耐烦,心里冷哼着:装吧,以为这样就可以躲避责任吗。
 
“我没事。”这个人沈梅玲终于想起来是谁了,她叫张海蓝,是刚刚随军不久的军嫂,平时比较胆小怕事,虽然,也长得挺温柔的。
 
就在他们隔壁,她的丈夫是卫庆国的下属,沈梅玲想到这,瞳孔一缩,随即摇摇头,看着后面的女人。
 
站在她们后面的女人则是军队的军医,名字叫什么,沈梅玲忘记了,不过她好像姓王,别人都喊她王军医,以前这些人她不怎么去记,也懒得去认识她们,因为她是从农村出来的,虽然行为举止比较农村化,跟她们打招呼,人家也只是客气的点点头而已,王军医的丈夫是正营长,而她的丈夫则是副营长,平时人情来往根本不让她参与。
 
看到这里,她想起来了,上辈子,对,现在就把以前发生的事都称为上辈子吧,她重生回来的记忆,千万不能给第二个人知道,不然……
 
想到这些,她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这事就算烂在肚子里也不能说出来,不过,眼前的事更加重要,她记起来了,上辈子这个所谓的军医是被她骂出家门口了,当时她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要找那女人拼命,可是这个人还口口声声说自己犯错了,要她去道歉。
 
可笑她当时脑袋一热,就撒起泼来,直接指着王军医骂,什么话都说出口,后来这人能不记恨吗,可笑当时自己真的是一个农村妇女,什么也不懂,遇到的丈夫又是那样的,虽然,很多事都是她的错,可是,日子都是两的夫妻,她有错,卫庆青更是错的更离谱。
 
“好了,沈梅玲同志既然你已经清醒过来,那么随我跑一趟吧,孩子就交给海蓝照看一下就行了。”
 
 
2
第2章
沈梅玲愣愣的看着她,随着眼前的一切,她终于记起来了,她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一直到出血,旁边传来张海蓝的惊呼,她才放开,只是,那血珠滴落下来,却让人感到触目惊心,王军医看到这里却是皱了皱眉头,然后一言不发的望着她。
 
沈梅玲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让人感觉到头皮发麻,不等她们做出反应,她就转过身往外走出去了,临出门之前,望了一眼床前的孩子,又一言不发的往门外而去了。
 
“海蓝你好好照顾孩子,我们很快就回来。”王军医叮嘱张海蓝几句,就连忙跟在沈梅玲后面出去了,留下还在迷迷糊糊的张海蓝,愣在屋子中。
 
没有人可以体会那种心如刀绞感受,几十年地狱的生活,就因为一个女人的原因,本以为可以结束,可是到结局来,她又重新回来面对了,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这一次的事件,估计也是那个女人挖出的陷阱,然后她傻傻的跳进去了,目的不言而喻,想到这里,她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常。
 
卫庆国是她的丈夫,也是军队里的副营长,他们的婚事是双方父母订下的,因为他从小就离开家参军了,十几年没有回过一次家,她也一直等着他,眼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他也没有回来过,一直到两年前他才请探亲假回家和她结婚。
 
可是,那也是他父亲以病危为借口把他骗回家结婚的,不到二天,因为队里有事,他匆匆忙忙的走了,这一走就是小半年,她一个新媳妇,刚刚结婚,还没有热乎,丈夫走了不说,更是丢下整个家,甚至一对年迈的父母给她不说,更是留下一些闲言碎语。
 
那小半年她心理憋着气,什么事也不干,整天躲在房间里,等着公婆照顾她,因为公婆心理也很愧疚,什么也不说,所以,她就更变本加厉了,拼命的折腾二位老人。
 
半年之后,也就是过年的时候,卫庆国才回家,她才变的欢欢喜喜的,接过公婆手里的活儿,准备讨好他,让他多留几天,可是,这个男人在家不到三天,又离开家了,她心理充满了怨恨,更加懒惰了。
 
也就在这一次,她有了孩子,生下孩子之后,公婆更是顺着她的心意来,她也更加不惜福,把两个老人折腾的骨瘦如柴也不自知,后来大姑姐回家,被她知道后,两个人大打出手,也就在这一次,他公公才让人写信,让她带着孩子随军。
 
随军的那段日子,她是有期待的,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和自家男人在一起了,可是,事与愿违,原本以为以后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可是,这个男人,加上和她结婚,他们相处的时间根本不到一个月,她的苦楚没有排解,更是雪上加霜,正在她苦恼的时候,大院里就传出他和一个女护士不干不净的,她想着,原本就因为这个女人,所以他不是躲在军营里,就是借口有工作走不开,原来如此啊!
 
那一刻,她是疯狂了,跑到医院,问谁是陈美静,刚好一个穿着白色护士服,头上戴着护士帽子出现在她面前,一双眉毛如弯弯的月芽,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像会吸引人一般,加上那张小嘴巴,配着地体的笑容,声音婉转如同莺儿一般,说她就是陈美静。
 
她当时赤红着眼,狠狠的甩了她一个耳光,一边骂她是贱女人,勾引别人的丈夫的野女人。
 
军队是一个什么地方,纪律严禁的地方,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呢,当即,她被旁边的人用力的推开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一头就撞倒了输液瓶的架子,被架子上的铁脚蹭了一下,用手一模,看到满手的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昏倒了,等到她醒过来,就是刚刚的那一幕。
 
不过,这些事都是发生在上辈子,十几年了,这些事一直一幕幕的在她脑海里翻滚着,回忆着,一遍遍的想着,经历了那么多磨难,她回过头来,才明白,她是被人设计了,可笑她,到死的时候,才回过味了。
 
而陈美静早就和卫庆国双宿双飞了,不过,在上辈子,她临死之前,可是送给了他们一份大礼物,不知道他们知道了,作何反应,哈哈….痛快!
 
但是,谁可以告诉她,为什么本以为死掉的人,还会出现在这里,她现在二十八岁,而上辈子死的时候是五十几岁,现在的她,不知道接下来要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上辈子害她如此凄凉的女人,更不知道用什么神态来面对卫庆国。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的同时,她的脚步也没有停下,而是来到医院的大门口,随即想着,在她昏迷的这段时间,她是知道的,那是她得益于上辈子的记忆,可是现在,她是什么也不知道的,所以,她站在原地,等着王军医赶上来。
 
不一会儿,王军医就走她面前,平静的说道:“跟我来吧。”随即,自行先走一步了,而沈梅玲则是连忙跟在她后面。
 
也许看着沈梅玲跟平时有什么不同,王军医也有意要帮她,连忙替她解释道:“因为你不小心被输液的铁脚蹭到的时候,陈美静同志也被你那个耳光摔打砸向墙角了,所以现在人还昏迷不醒呢,这件事有点严重,可能会影响到老卫的前途,不过,也不是不可挽回的,只要陈美静同志醒过来,并且不追究,好了,我们到了。”
 
一路走过来,看到的都是一双双责怪的眼神,要不是身边有王军医,沈梅玲估计,他们早就冲上来责问她了,陈文静居然会被她甩着撞向墙角,她古怪的笑了了,不过,那笑容只是一闪而过。
 
“王军医您来啦!”忽然,沈梅玲看到一个身穿护士服的女孩恭敬的对王军医行了一个军礼,当她看到后面的沈梅玲时,脸色就变的很阴沉了,指着沈梅玲问道:“王军医你干嘛带她过来,就是她,美静现在才会变成这样的。”说完就想冲过来,把沈梅玲推出病房,不过,被王军医拦下了。
 
沈梅玲看着她一脸不服气,对她露出善意的笑容,被她恶狠狠的盯了一眼,并且还被她骂了一句:假惺惺。
 
沈梅玲也不生气,而是看着这间单间的病房,一脸平静的站到一旁了,期间,王军医因为还有事,先行离开了,在离开之前,她还是有点不放心,反复的对沈梅玲强调,不要意气用事,沈梅玲点点头,她也就离开了。
 
等到王军医一离开,刚刚那护士就跳起脚,指着沈梅玲开始怒骂起来,沈梅玲也不恼,而是笑了笑,气的那个护士不停的吐气,最后实在憋的厉害,才责问道:“你就不怕因为这事连累了卫副营长吗?”
 
“这样有什么不好的,正好,他可以退伍,我们回家一起去种田去。”
 
沈梅玲虽然一直在和护士说话,可是眼睛一直注意着躺在床上的女人,只见她听到她这样说,睫毛颤了颤,可是,并没有醒过来,沈梅玲笑了,原来是假装的,当即,她也不戳破,而是看着眼前气的瞪着两只眼珠子的护士,笑了。
 
“亏你还笑的出来。”就在沈梅玲刚刚笑完,门口就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嗓音,沈梅玲没有转过身,也知道谁来了。
 
这个时候,她的心一抽一抽的,她用手捂着心口,自嘲的笑了笑。
 
小说由宅情小说提供,完整版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薇.信公.众.号:zqxs77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阅读全文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