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创意沙龙 > 正文

爱你如坠深渊(江安宁傅寒渊)小说在线阅读

编辑:奇闻趣事大全   来源:www.wh598.cn   时间:2018-03-31

 
第1章 一个野种而已,死了活该
夜深了。
 
江安宁跪在医院门口,卑微地求着眼前的男人:“寒渊,孩子是无辜的……”
 
“无辜?你跟野男人怀上的种,能是什么好东西?”傅寒渊唇角噙着抹冷笑,
 
江安宁睁大眸子,脸色骤然煞白:“寒渊,你可以讨厌我,可是你不能污蔑我,我除了你,怎么可能有别的男人?”
 
他真的厌恶她到了这种程度吗?
 
甚至不肯承认,她孩子的身份……
 
“你自己看!”傅寒渊狭眸中迸射出明显的恼意,然后,将一叠照片用力地扔在地上。
 
江安宁翻开照片——
 
竟然是她和别的男人的床-照!
 
男人只露了侧脸,模糊不清,而她的脸,却格外的清楚。
 
照片中,她和那个男人姿势暧昧不清,显然是正在办事的状态……
 
“这是有人陷害我!”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人!
 
江安宁用一双充血的眼睛看向他:“我知道了,是江绾绾!是她想要陷害我!”
 
男人的眼神骤然狠戾下来,将她的头发提起,直接砸在了医院的门上。
 
一声巨响,江安宁的整张右脸都被大门上的装饰品划破,划出一道狰狞的血痕。
 
他却毫无怜惜,半弯下腰,狠狠地掐着她的脖颈,似是下一秒,就要让江安宁一尸两命:“你有什么资格提她?因为你,她连孩子都怀不上。既然如此,你就让这个野种——血、债、血、偿!”
 
说完,几个保镖便上前,狠狠扣住江安宁。
 
江安宁忍着下腹的痛,拼命挣扎着,无论如何都不肯跟他们走。
 
傅寒渊的语调矜冷:“拖着她去。”
 
说完,那几个保镖便拉着她的手,像是扯货物一样。将她拖进了医院。
 
小腹在冰凉的地板上不断地摩擦着,几乎可以听见咕隆咕隆的血流声。
 
“傅寒渊,我们去做亲子鉴定……”
 
无人应答。
 
压上手术台的那一刻,江安宁听见医生说:“傅总,太太以前似乎受过重伤,子-宫-畸-形,没办法清宫。”
 
没有听到傅寒渊的回答,她便已经被痛晕了过去。
 
——
 
不知道昏了多久。
 
江安宁脑海里,都是傅寒渊那句话。
 
她猛地被惊醒,睁开眼,就看见傅寒渊站在床头。
 
江安宁坐了起来,激动地掐住被子,几乎是吼出来一样问他:“我的孩子呢?告诉我,我孩子呢?!”
 
“死了。”傅寒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口气平淡异常。
 
在他眼里,死的是个野种,无须在意。
 
可在她眼里,那个三个月大的孩子,是她的半条命啊……
 
她努力回想着,唇颤了颤:“医生不是说,我不能堕胎吗?”
 
“可以剖腹。”
 
江安宁怔住,随即心如刀绞:“傅寒渊,你怎么这么狠心?”
 
她说完,眼泪便猛地往下掉。
 
成型时拍的那张B超,她还留着,看不清五官,却总觉得孩子长得很像傅寒渊。
 
而现在,他被傅寒渊亲口判了死刑。
 
“一个野种而已,死了活该。”傅寒渊薄唇上勾,露出嗤笑的弧度。
 
忽而,他想到什么,微微低头,“江安宁,你就这么想生傅家的继承人?”
 
第2章 你生下来的,能有什么好东西?
“我……”
 
傅寒渊勾起她的下巴,声音万分森寒:“你害绾绾不能生,你就替她生一个,好不好?”
 
“生一个,流着我和绾绾血的孩子。”他的嗓音,冷漠得没有任何起伏。
 
“江绾绾不配!”江安宁紧紧攥住被子,冷着声音道。
 
她死都不会给江绾绾代孕!
 
傅寒渊闻言,周身掌控一切的气势骤然爆发,狠狠擒住她的下巴,语调带着冷硬的锋芒:“你再敢说绾绾的坏话,别怪我对你儿子不客气!”
 
江安宁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
 
为了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傅寒渊连他们的儿子都不肯放过吗?!
 
她只觉得浑身发冷,双手捂住小腹,强忍着眼泪:“我不会同意的。我才是傅少夫人,凭什么要给她代孕?”
 
“傅少夫人?”傅寒渊揪住她的头发,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这个位置是怎么偷来的,你再清楚不过!”
 
江安宁身子一颤,贝齿咬住血色尽失的唇。
 
傅寒渊还以为,是她给他下了药,然后奉子成婚的吗?
 
不是这样的……
 
明明……
 
“是江绾绾想要算计我,结果我……”
 
“江安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恶毒。”
 
他低着头,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刻薄极了,“婚礼前夜,你开车撞了绾绾,导致她不能怀孕。现在,到了你补偿她的时候!”
 
“我没有撞她……”
 
男人冷声打断她的话:“江安宁,你是不在乎傅一里的命了?”
 
江安宁的大脑一下子陷入空白。
 
——“傅寒渊,你要对薇薇做什么?!她是你的亲生骨肉!!!”
 
男人低嗤:“你生下来的,能有什么好东西?”
 
每一个字,都像是刀一般,狠狠地捅在她的心口。
 
江安宁低着头,压住满心愤怒与苦涩。
 
半晌后,才缓缓地道:“我答应你。”
 
——
 
一个月后。
 
傅寒渊亲自将江安宁送进了手术室。
 
他低着头,正在看手机屏幕。
 
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江安宁的余光微微瞥了一眼——那是江绾绾的一张生活照。
 
她忍不住自嘲地笑了一声,人和人啊,果然是不一样的。
 
转身,便走近了手术室。
 
躺在手术台上,她将一张卡递给悄悄递给主刀医生:“三百万,你按我说的做。”
 
——
 
江安宁怀孕后,傅寒渊对她几乎是寸步不离。
 
或者说——对她肚子里尚未成型的孩子寸步不离。
 
他拿着江绾绾笑得甜蜜的照片,指腹轻轻摩挲着,唇角的淡笑满是爱意。
 
“宝贝,你看,你妈妈长这样,你说你生下来,是像我一些,还是像你妈咪一些?”
 
“你妈咪正在国外,等你出生了,我们就去找她,把她找回来,好不好?”
 
“她虽然不能陪着你,但是我和她都很爱你……”
 
江安宁低着头,佯装冷静,可心中却始终情绪翻涌。
 
傅寒渊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她天大的嘲讽。
 
腹中……明明是她的孩子。
 
可是她不能说。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会得到傅寒渊片刻的陪伴和仅此一次的温柔。
 
为了保住这个孩子,她必须要……守口如瓶。
 
突然,傅寒渊的手机铃响了。
 
江安宁吓了一跳。
 
傅寒渊见她的动作,眉微微一蹙,接通电话:“晚上孕妇要休息,不要给我打电话!”
 
那端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
 
忽然,傅寒渊的脸色从错愕变成惊喜。
 
“……你说绾绾回来了?!”
 
未完待续……
 
关注微信公众号:【zqxs77】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阅读全文
 
爱生活,爱阅读,阅读越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