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创意沙龙 > 正文

登上至高之路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主角方志诚)

编辑:奇闻趣事大全   来源:www.wh598.cn   时间:2018-02-04
关注微信公众号:zqxs77
 
然后回复书号:331 即可阅读全文
 
看女人是否极品,三眼即可。第一眼,先看身材,由下至上,小腿细、大腿直、腰身柔,才值得看第二眼;第二眼得看头发,发质若能黑亮顺滑,说明这女人生活品味很高,那便过了第二关;第三眼则是看肌肤,若是能达到滑若凝脂的程度,即使这女人样貌再一般,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方志诚透过后视镜,瞄了一眼坐在后排的女人,这女人便很耐看,符合极品的范畴,除了具备以上三个优点,她身上还有特殊的气质,优雅如兰,宠辱不惊,坐在那里静静不动,整个车内弥漫着一种香气,这味道如有灵性,往你心口钻,咬得你心痒难耐。
 
——与佳人一起练车,这让工作中阴霾的心情一扫而尽:
 
不久之前,方志成以笔试第一,面试第二,综合成绩第一,考入了市委办公室秘书一处。然而市委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邓能仁翻看他的简历后,还是挑了刺,“小方各方面综合素质不错,也仍有不足,居然都没有一本驾照,要做一名合格的秘书,那可得十项全能,而驾照可是秘书必须的硬件。”
 
方志诚的编制名额原本应是为另一人量身打造的,但因为他的笔试成绩太好,所以硬生生地挤掉了那位既定的竞争者。等方志诚被录用之后,邓能仁自然不会让方志诚再次打乱自己的部署,于是用吹毛求疵的评语,硬是将他从市委书记秘书候选人的名单中给摘掉了。
 
刚工作没几天,便被办公室一把手批评打压,方志诚按只得捺住心头的火气,在驾校报名,准备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驾照——不是说我没驾照吗?等拿了驾照,用绿本子呼死你!
 
今天一起来练车的,共有四人。除方志诚与那位被教练称作“赵总”的女人外,还有两名中年男人,从他们射向赵总的目光中,能瞧出若隐若现的炙热。
 
而赵总却显得很平静,没有因为两人的无礼而羞怒,她嘴角翘起不易察觉的弧度,伸手压了压黑色裙角,玉腿交叠,却仍遮掩不住肉色丝袜下流畅的线条,尽显神秘。
 
女人嘛,总有虚荣心,别人越欣赏她,她才越满足——方志诚猜想。
 
“小方车练得不错,大家注意仔细看,一踩、二挂、三打、四鸣!”教练见方志诚学得很快,很满意地说道。
 
方志诚谦虚笑道:“这其中的主要原因还是我们教练教得好。银州首席教练的金字招牌,那可不是吹的!”
 
教练被拍了一下马屁,脸上情不自禁地浮现出笑意,暗忖这小子嘴巴倒是挺甜的,这么会做人,不妨就多给你点时间练练吧。
 
半个小时之后,方志诚主动要求换人。教练便让赵总试了试,赵总似乎不太擅长,五分钟车子熄火好几次,教练无奈地摇摇头,又让另外两人轮流练车。
 
后排空间很狭窄,赵总上车后,方志诚被挤在中间,车行驶到土路,车身剧烈地颠簸起来,方志诚的肩膀不经意地碰到了赵总的身体,这使得车内原本诱人的香味更加浓烈。
 
方志诚正襟危坐,不过肘部传来的阵阵棉柔感,却愈发清晰。
 
“对不起!路段太颠簸,挤到你了。”方志诚挪了挪重心道。
 
赵总微微一怔,淡然一笑,道:“没关系,地方不大,坐得不舒服吧?往我这边来一点也没事……”
 
赵总这样的女人,有很深的背*景,可不是轻易能碰的——蔷薇虽美,可惜带刺。方志诚有自知之明,可没得寸进尺,他讪讪地笑了笑,把屁股往前面挪了挪,用手撑在前排座椅的背部,保持身体的稳定。
 
练完车,回到驾校,已是傍晚。众人散去后,赵总突然喊住方志诚,“小方,能不能帮一下忙呀?”
 
赵总一路上寡言少语,方志诚没想到赵总会主动与自己说话,心中很诧异,疑惑道:“赵总,请问有什么事?”
 
正面看赵总,少了距离感,让人很亲切,从外表看,她其实年纪不大,大约只有二十五六岁,身材高挑,肌肤白腻润泽,五官精致小巧,两条柳眉如同月牙,声音很悦耳,温婉柔和,略带磁性。
 
赵总纤手指了指,不远处停着一辆银灰色的宝马,从红色皮包里取出了一把车钥匙,道:“能不能帮我把车开回去?”
 
2004年银州牌照的宝马还屈指可数,方志诚暗忖这果然是个富婆,疑惑道:“赵总,我驾照还没拿到呢?若是让我开车,你放心吗?”
 
赵总用尾指勾了勾鬓角的发丝,微笑道:“我相信直觉,你能把我安全地送回家。”
 
方志诚略微犹豫后,竟然真从赵总手里接过了车钥匙。
 
赵总坐在后排,从皮包里掏出梳妆盒,余光不时瞄向方志诚,她心里也是五味杂陈,因为今天在教练车上的邂逅,其实是她精心筹划的,方志诚至今还被蒙在鼓里。
 
而她接下来该怎么做呢?让这个年轻人替代他,填补自己心灵的空缺?
 
手忙脚乱地试了一阵,方志诚将车开出驾校,赵总坐在后排,对着镜子补妆,漫不经心地轻声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送我回家?”
 
“觉得我驾驶车时,特有安全感?”方志诚胡扯道,扶着方向盘的掌心在出汗,心里却浮想联翩,暗忖,你这是在故意“钓”我啊!
 
“因为你很像我的前男友。”赵总玩味地说道。
 
方志诚压住心中的火热,佯作生气道:“赵总,不要开玩笑,我可不容易上当受骗呢!”
 
“我叫赵清雅,以后喊我雅姐吧。”赵清雅情绪变化很快,突然伤感道,“今天有劳你送我了,以后若是有事,可以直接找我。”
 
言毕,她从后排伸出玉手,塞了一张名片,放在方志诚的口袋里。
 
一路有惊无险,宝马车驶入金色家园小区,最终停在一栋别墅前。别墅内有花园,几株郁金香开得正艳,天空却有点不作美,两人刚下车,乌云密布之下,周围瞬间阴沉,几声闷雷后,闪电撕裂天际,风雨欲来。
 
走进别墅,赵清雅给司机打了电话,又与方志诚道:“司机正在往我这边赶,先进去喝杯茶,等会让司机送你回去。”
 
“那就打扰雅姐了。”方志诚点头应诺,一边打量着周围。
 
别墅装潢得极为高档,大理石地面,天花板上吊着水晶灯,墙角立着一对清朝瓷瓶,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赵清雅端出两杯咖啡,方志诚喝了一口,味道很好,笑道:“从没喝过这么香的咖啡。”
 
“以后若是有空,便经常过来坐坐,姐,我泡给你喝。”赵清雅盯着方志诚看着,似乎有点出神,不知为何手一抖,咖啡溅出,滴在她的胸前,散成一团污渍。
 
她用纸巾在衣襟上擦拭了两下,发现除不干净,轻叹一声,把咖啡杯搁在一边,起身往客厅旁的卧室去了。
 
外面电闪雷鸣,雨势远比想象中要大,卧室门没关严,亮着灯,从门缝流出来的光线,在大理石地板上晃动,能猜出那是赵清雅的身影,稀稀疏疏,她似乎在换衣服。
 
方志诚下意识地往那道门挪了几步,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
 
将咖啡一饮而尽,为转移注意力,他在客厅里转了一圈,目光最终落在书架上的一张合照上——他眉心跳了跳,惊讶之余,又有种灵异之感。
 
照片上的赵清雅更年轻一些,正挽着一名青年,那青年模样竟与自己有七八分相似。
 
恰在此刻,赵清雅在身后清咳一声,方志诚才回过神。
 
赵清雅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白色的打底衫,身材丰腴,线条流畅,成熟御姐风韵皆现,叹道:“这就是我的初恋男友,跟你很像吧?。”
 
方志诚挠了挠头,尴尬地笑道:“一开始还以为雅姐逗我玩的……”
 
“我可没那么无聊!”赵清雅见方志诚脸色涨红,故意调笑道,“要不,你变成他吧,做我男朋友如何?”
 
方志诚嘴巴张大,不知该如何回答。赵清雅很漂亮,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这样的邀请,但是让自己成为他初恋男友的替代品,也太令人接受不了了!方志诚怔怔地盯着赵清雅看。
 
“这次是逗你玩的!真呆!”赵清雅见方志诚痴痴地看着自己,脸涨得通红,用手指轻戳他的脑门,低声嗔笑道。
 
“雅姐,你笑得真好看!”方志诚鬼使神差地说道。
 
赵清雅对方志诚的话语,感到很震惊,她仿佛回到了过去,如同在梦中一般。
 
时间过去十几秒,两人似乎能听见对方心脏跳动的声音,手机铃声恰好响起,赵清雅恢复理智,接通了电话。挂断电话后,她抿嘴笑道:“司机已经在外面等着,雨也没有那么大,你可以回去了。”
 
方志诚暗叹可惜,感觉怀中还留有余香,压下心中诸多的疑惑,微笑着与赵清雅告辞,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等宝马车驶离别墅门口,赵清雅端着咖啡,眯着眸子,凝视着窗外的花圃,轻声自言自语:“他如同五年前的你,一样阳光帅气,可我知道,他终究不是你……”
 
回到家中之后,方志诚一直翻着手中的那张名片“玉湖酒楼总经理——赵清雅”,手指在键盘上重复摁了几次号码,终究还是没有勇气拨通。
 
阵雨还在间断地下着,窗户没关严,咕咕的水声从阳台传来,方志诚走到阳台,拉起窗户,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提示收到一条短信。
 
“H省气象台发布暴雨橙色警报,琼金、登昌、银州、临丰……十二市将出现持续降雨天气。市委组织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全市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高度重视,迅速行动,积极投入到抗洪抢险救灾工作中来……”
 
未完待续……
 
关注微信公众号【zqxs77】回复:331 即可阅读全文
 
爱生活,爱阅读,阅读越精彩!